<form id="lbptp"><nobr id="lbptp"><progress id="lbptp"></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lbptp"></address>
    <address id="lbptp"></address>
      <span id="lbptp"></span>
      <noframes id="lbptp">

      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前沿 >
      小案件大民生 美好生活有“典”相伴
      www.commerciallycleaned.com 】 【 2022-05-17 10:36:39 】 【 來源:法治日報、人民法院報

        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施行,這是與百姓距離最近的法律,民事案件同人民群眾權益的聯系也最直接、最密切。民法典通篇貫穿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著眼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被稱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

        

        如今,民法典實施已一年有余,很多新變化溫暖人心。在第二個“民法典宣傳月”活動中,本報梳理了幾起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典型民事案件,旨在通過聚焦小案件,關注背后的“大民生”,并采取以案釋法的方式,幫助廣大群眾更好地了解民法典,讓美好生活有民法典相伴。

        

        承擔較多家務勞動,離婚應如何補償?

        

        張先生和王女士結婚3年,后張先生因病癱瘓在床,一直由王女士照顧。近日,張先生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請求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判決與王女士離婚。

        

        王女士同意離婚,但認為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自己負擔了較多的家庭勞務,照顧生病的張先生并贍養老人,要求張先生支付經濟補償款20萬元。

        

        法院認為,結合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收入、年齡以及王女士所提交的證據所反映的雙方日常生活片段等因素,王女士確實負擔了主要的家庭勞務,因此對王女士要求支付經濟補償的主張應予以支持,但考慮到張先生的收入水平,王女士所主張的數額過高,法院綜合上述各項因素對補償數額進行了調整。最終,法院判決雙方離婚,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并由張先生支付王女士經濟補償款5萬元。

        

        宣判后,王女士不服,提出上訴,二審維持原判,現該判決已生效。

        

        法官說法

        

        經濟補償款是離婚訴訟中較為常見的當事人訴求,主要集中在“家務活”上。對此,民法典規定,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由人民法院判決。

        

        相較于此前婚姻法的規定,民法典擴大了離婚經濟補償的適用范圍并增加了補償的具體辦法。民法典此舉,意在肯定家務勞動的價值,更好地平衡和保護為家庭辛勤付出、默默犧牲的一方的合法權利。

        

        需要注意的是,離婚經濟補償僅限于在離婚時提出,包括在協議離婚以及離婚訴訟中提出。如雙方已經協議離婚或經判決離婚,一方再行提出經濟補償的請求,法院將不予受理。

        


        順風車司機記錯地點致乘客誤機,該不該賠?

        

        因順風車師傅記錯地點導致張女士錯過航班,張女士將某信息技術公司、順風車司機邵先生以服務合同糾紛訴至北京市朝陽區法院,4月28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適用小額程序依法終審判決邵先生賠償張女士退票費。

        

        2021年9月26日凌晨3點,張女士通過某網約車平臺預約了當日5點至5點15分從蘋果派社區去往大興機場的順風車。因司機邵先生誤將蘋果派社區錯誤理解為蘋果社區,去錯了地方,導致其5點50分才到達正確的出發地點,致使張女士延誤了航班,最后改乘高鐵去往上海。

        

        庭審中,張女士表示,其職業為視頻博主,客戶要求其拍攝自北京起飛至上海降落及游玩視頻,推廣費用2500元。因邵先生遲延送機,致視頻不符合第三方要求,未收到推廣費。但張女士未向法院提供與客戶簽署的合同,未提供視頻腳本,也未能說明客戶方聯系人的身份。

        

        邵先生辯稱,不同意張女士訴訟請求。自己確實是記錯了小區名稱,但順風車接乘客的時間并不確定,預計時間僅供參考。而且當天有大霧,邵先生已經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將乘客送到了大興機場。公司已經扣了邵先生200元,車費已退還張女士,邵先生不應再承擔其他損失。

        

        法院經審理認為,張女士、平臺公司、邵先生之間的法律關系有別于網約快車和專車,因為快車、專車是以盈利為目的的營運車輛,平臺公司承擔承運人的義務,而網約順風車屬居間分攤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三者形成了由平臺公司提供居間服務、收取居間報酬,由邵先生依約平安將張女士送往指定地點,由張女士分擔車費的無名雙務法律合同關系。某信息技術公司提供了順風車預約平臺,撮合張女士及邵先生之訂單成立,已履行了居間義務,不承擔賠償責任。按照機票退改規則,張女士實際損失為票價的90%,即394元,至于機場建設費和票價的10%,應由航空公司或訂票平臺退還。邵先生的違約行為是造成張女士誤機的直接原因,應賠償其所受損失。張女士主張的誤工費損失因證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關于張女士是否應及時換乘其他交通工具,避免損失擴大有加大爭議。根據某信息技術公司提供的客服記錄,張女士不斷詢問邵先生何時抵達,邵先生均表示“馬上就到了”“肯定能來得及”,張女士基于對邵先生的信任未換其他交通工具,在張女士即將誤機的情況下,常理而言,如張女士另換交通工具,則平臺派單時間、司機抵達時間、行車時間均具有不確定性,如取消訂單另換其他交通工具,張女士將再難主張權利。張女士在履約過程中不存在過錯,不應承擔損失。

        

        綜上,法院適用小額程序一審終審,依法終審判決邵先生賠償張女士退票費394元,駁回張女士其他訴訟請求。

        

        法官說法

        

        順風車出行是一種分攤出行成本的共享出行方式,車主應依約履行合同義務。同時,建議從事短視頻拍攝等自由行業從業者留存關于合同訂立的紙質文件,例如訂單、合同、腳本,有利于在發生類似爭議時證明應得收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自費為小區買滑梯卻成被告 法院為善舉正名

        

        張女士是江蘇省江陰市某小區的業主,有一名兩歲的寶寶。因小區大廈內娛樂設施較少,缺乏小區兒童娛樂項目,張女士通過微信與小區物業公司工作人員聯系,提出由其自費為小區添置一套兒童滑梯,供小區兒童免費玩耍。物業公司工作人員同意張女士的提議并表示會為兒童滑梯騰好地方。

        

        沒過多久,張女士就從網上買了一套兒童滑梯設施(含腳墊),放置在小區大廈一樓大廳公共區域,該區域離物業公司前臺不遠?;莘胖煤?,張女士的小孩和小區其他兒童經常會去玩耍,滑梯區域的清潔管理等工作則由物業公司負責。

        

        2020年11月的一天,劉女士途經張女士所在小區大廈一樓大廳時,踩到張女士所購置滑梯配套的腳墊,而腳墊下面因為有水漬導致濕滑,劉女士站立不穩后仰摔倒。摔倒后劉女士到醫院治療,診斷為椎體骨折,后經司法鑒定,劉女士構成十級傷殘。

        

        劉女士認為,物業公司沒有設置地滑的警示標志、沒有清理積水導致其摔倒,張女士購買并放置滑梯也存在過錯,因此向法院起訴物業公司和張女士,要求共同賠償各項損失近20萬元。

        

        庭審中,物業公司辯稱滑梯放置雖然經過了他們公司同意,但應當由張女士設置警示牌,因而張女士存在過錯。而張女士則認為,她是出于好心為了整棟樓小朋友能夠玩得開心才購買的滑梯,也不盈利,不應該由她承擔責任。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物業公司應在同意張女士放置后,對相應游樂設施承擔日常維護、管理和安全防范等義務,但當小區大樓大廳地面濕滑時,物業公司未能有效清掃、未設置任何警示標志,該工作過失是導致本案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依法應對劉女士在本案事故中的損失承擔主要賠償責任。

        

        劉女士作為成年公民,應盡量對可能存在的風險進行預判和避免,但其未能及時查明路況,確保安全通行,該疏忽亦是導致事故發生的一定原因,自身存在過錯,依法應適當減輕物業公司的賠償責任。

        

        張女士在本案中依法不應承擔侵權責任,原因在于,第一,張女士不存在過錯。張女士在購置有關設施時是出于改善小區人居環境、便利小區兒童游玩等善良目的,并無主觀上的故意或過失。第二,張女士的行為與本案事故的發生并無必然因果關系。案涉滑梯和腳墊客觀上并未增加小區住戶的人身危險性,也不會必然導致事故發生。第三,要求張女士承擔賠償責任不僅于法無據,亦于理不合。與人為善、與鄰為善,是我國優秀的傳統文化,友善也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一,張女士自費購買游樂設施的善心、善行值得弘揚并予以保護,不應該受到司法的否定性評價。

        

        因此,判決物業公司對劉女士的損失承擔主要的賠償責任,賠償劉女士12萬余元。同時,法院駁回了劉女士對張女士的賠償請求。判決后,雙方均服訴息判,目前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法官說法

        

        民法典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司法實踐中,對于判定是否應該承擔侵權責任,主要采用過錯歸責原則,即行為人存在過錯才需要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雙方對于物業公司是否應該承擔責任爭議性不大,因為其未能充分有效提供物業服務,此過錯較為明顯,但對于張女士是否應該承擔責任爭議較大。

        

        正如判決書中所說,張女士這種好心自費為小區購置游樂設施供公眾游玩的善行善舉不應該被給予否定性的評價。相反,本案的判決為張女士的善行進行了“正名”,還其一個“清白”。人民法院作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有義務通過正確適用法律作出公正的判決,來培育、引導、弘揚正確的價值導向,為社會正能量“撐腰”。在是否應該承擔責任這一問題上,本案中堅決不因有人受傷而擴大賠償主體范圍,堅決不“和稀泥”,就對與錯、賠與不賠等是非問題給出了明確的回應,旗幟鮮明彰顯了審判機關的觀點和立場。


        

        父親當“甩手掌柜”,外公外婆的“帶孫費”如何算?

        

        為減輕年輕人的負擔,現在老人幫子女帶娃的現象較為普遍。那么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幫忙帶孫輩的,是否可以要求支付“帶孫費”呢?近日,浙江衢州市柯城區法院智造新城人民法庭審結了這樣一起“帶孫費”案件,判決孩子爸爸向外公外婆支付10.5萬元。

        

        年近古稀的陳某和夏某,本應在家安度晚年,享受天倫之樂。2012年,癌癥奪走了獨女夏某珍的生命,只留下10個月大的外孫女??紤]到女婿姜某在外地工作,見不得外孫女受苦的陳某和夏某,便將外孫女接到自己身邊撫養,卻沒想到,姜某自此當起了“甩手掌柜”,除了一開始的時候給了點生活費,之后幾乎沒有出過錢,也幾乎沒來看過孩子。隨著外孫女的長大,生活費和教育費的開支也越來越多,兩名老人與姜某多次溝通未果。

        

        2020年4月,姜某回到衢州工作,陳某和夏某再次與其溝通依舊未果。無奈之下,這對老夫妻向柯城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女婿姜某支付自2012年10月至2021年10月的孩子撫養費合計18萬元。

        

        庭審中,姜某辯稱,他支付過撫養費,也并沒有不聞不問,況且陳某和夏某是自愿撫養孩子,相應費用也是他們自愿出的。

        

        柯城區法院審理后認為,父母對子女負有撫養義務,有負擔能力的外祖父母,對于父母無力撫養的未成年外孫子女,才有撫養的義務。

        

        本案中被告姜某具有撫養子女的能力,為被告撫養女兒并非兩原告的法定義務。被告的女兒姜某某長期由兩原告直接撫養,原告為此要求被告支付相應的撫養費,具有事實與法律依據。關于撫養費的數額,根據雙方當事人在庭審中的陳述,可以認定大部分撫養費由兩原告負擔,但也不能排除被告承擔部分費用的可能。對原告的訴請,柯城法院酌情參照2012年至2020年浙江省農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的70%左右確定為10.5萬元。

        

        柯城區法院遂綜合全案考慮,判決被告姜某支付原告陳某、夏某撫養費10.5萬元。

        

        法官說法

        

        “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在我國大多數家庭中,老人不僅養育了一代人,還幫他們養育下一代人。然撫養未成年人子女系為人父母的法定義務,并不是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法定義務。只有當父母均已死亡或無力撫養時,有負擔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才有撫養未成年外孫子女的義務。本案原告起訴的“帶孫費”并不是照看孩子的辛苦費、勞務費,而是要求被告支付其墊付的撫養費。原告陳某、夏某撫養未成年的外孫女,彰顯了家庭親情、人倫道德;但被告作為未成年子女的父親,在妻子去世后更應盡到撫養義務,多陪伴和照顧孩子,給孩子一個健康的成長環境。

        


        婚房一半產權贈女友 分手索回被駁回

        

        戀人分手后,男方起訴要求女方返還在戀愛期間,登記在女方名下的50%房產份額。北京市海淀區法院經審理,因男方無法舉證證明該房產份額屬于彩禮,判決駁回了其訴訟請求。原告王先生訴稱,他與趙女士于2014年確立戀愛關系,雙方均已見過對方家長及親友,開始準備結婚事宜。趙女士提出要購買結婚用房,王先生遂于2016年購買了海淀區某房屋,購房款450萬元均由王先生支付。買房時趙女士稱,若不將房屋的50%份額作為彩禮登記在她名下,她就不結婚。王先生為結婚只好同意。雙方因矛盾分手后,王先生多次要求趙女士返還房屋產權,趙女士拒不返還,故訴至法院。

        

        被告趙女士辯稱,其與王先生不存在婚約,涉案房屋50%產權也不是彩禮,其也支付了一定購房款,房屋的產權比例是其與王先生自愿約定的結果。王先生要求確認涉案房屋由其單獨所有,是行使撤銷權,但該房屋已經過物權公示,不具有可撤銷性,故不同意王先生訴請。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的陳述及舉證情況看,趙女士在購買涉案房屋時僅支付了少數的款項。王先生在明知趙女士的出資情況下,在辦理涉案房屋產權證時還將房屋的50%產權辦至趙女士名下。其雖主張該50%產權是作為彩禮給了趙女士,但針對該主張,未提供證據證明,趙女士亦予以否認。在王先生未能提供充足有效的證據,證明涉案房屋共有是以實際締約婚姻為前提的情況下,產權比例與出資不符的部分應視為王先生對趙女士的贈與。王先生要求確認涉案房屋由其單獨所有的請求,實際是撤銷贈與的意思表示,但趙女士取得涉案房屋50%產權是在2016年,而雙方分手是在2017年,故已超過了法律規定的行使撤銷權的除斥期間,撤銷權已消滅。法院最終判決駁回王先生的訴請。

        

        法官說法

        

        彩禮一般是一方向對方贈送的訂婚禮物或金錢,目的是促成婚姻關系的成立。而彩禮給付的前提是雙方締結婚姻關系,若二人達成婚姻關系,彩禮就歸受贈人所有,從本質上看,彩禮的給付是雙方在自愿平等基礎上的贈與行為。但在實踐中,若雙方未能順利締結婚姻關系,一方父母或一方給付的財產是否應定性為彩禮?對此,應嚴格限定彩禮的范圍。

        

        男女在戀愛期間給付財產的目的不盡相同,不能將一方贈與另一方的財產全部認定為彩禮,一概都要返還。對于是否是為了締結婚姻關系而給付財物,應由主張方承擔舉證責任。在本案中,王先生在與趙女士戀愛期間購買房屋,并將房屋登記在雙方名下,各占50%份額。王先生雖主張登記在趙女士名下的房產份額屬于彩禮,在雙方未能締結婚姻關系的情況下,趙女士應當予以返還,但在趙女士否認涉案房產份額屬于彩禮的情況下,王先生未能提供充分有效證據,故法院對于王先生的主張不予采信。同時,婚約彩禮作為一種重要的民事習俗,有其產生的社會基礎和文化背景,在判定是否完成舉證責任時可參照當地風俗習慣、居民生活水平綜合予以判斷。結語

        

        民法典實施已經一年多,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審理了許多新類型的民事糾紛。從以上案例中可以看出,無論是肯定家務勞動的經濟價值還是支持老人拿“帶孫費”,無論是為鄰居的善舉“正名”還是房屋份額返還,這些適用民法典所作出的判決都更好地滿足了人民群眾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等方面的新期待、新需求。

        

        人民法院在積極適用民法典審理、裁判相關民事糾紛案件的同時,還將繼續采取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生動活潑的形式,讓民法典的精神和規定走近人們身邊,走入人們心里,養成遇事找法、辦事依法、解決問題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素養和習慣。

        

        據法治日報、人民法院報 四川法治報綜合

      編輯:鄭文杰

      四川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網站欄目 | 投稿須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備13011412號 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政法委員會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蜀ICP備13011412號-1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丰满大胸年轻继坶HD,无码av一级毛片免费,无码 一区二区三区 水蜜桃

        <form id="lbptp"><nobr id="lbptp"><progress id="lbptp"></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lbptp"></address>
        <address id="lbptp"></address>
          <span id="lbptp"></span>
          <noframes id="lbp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