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ksc4c"><strong id="ksc4c"></strong></menu>
    <menu id="ksc4c"><tt id="ksc4c"></tt></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 隨筆感悟 >
    童年的山路彎又彎
    www.commerciallycleaned.com 】 【 2022-08-26 11:25:48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劉友洪

      

      我的故鄉緊鄰大涼山麓,是成都平原向青藏高原的過渡地帶,山高水長、交通不便。記得1984年秋天,我初中畢業考上中師去樂山上學時,故鄉還不通汽車,是母親幫我拿著行李,走了兩個多小時山路,到鄰鎮才坐上長途客車。

      

      我的小學、初中是在一個叫“牟祠堂”的地方上的,那曾是牟姓人家的宗祠,解放后改作了學校。學校在大山腳下,圍墻外就是奔騰不息的大渡河。當時我望著那河水,多么渴望自己能化為一葉扁舟,去看看城市,然后奔向大海,逃離這鐵桶般的大山。我的家就在學校背后的大山上,從家到學校要走十多里山路,花上一個多小時。那時我還沒見過水泥路、柏油路,全鄉唯一的硬化路是鄉場上的石板路,每次到鄉場上踩著那早已被磨得發亮且略有些凹陷的青石板,那種不濺泥點子的感覺,已讓我感到很幸福。

      

      “羊腸小道”“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包糟”……這些諺語用在故鄉的山路上,再貼切不過了。爬坡上坎,翻山越嶺,走完那十多里山路,海拔要上升或下降500多米。如果是在雨霧天行走,還有種騰云駕霧之感??删褪沁@樣的山路,把我童年空空如也的腦袋與學校教育、知識連在了一起。那山路穿過歲月的滄桑,至今仍能讓我真實地觸摸到童年的故鄉。

      

      那時,山路全是黃泥巴路,雨后路面泛著慘白的微光,我們終年走在這條路上,知道那光的殺傷力,泛光處是打滑最厲害的地方,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去踩的。即使這樣小心,一趟下來,渾身也會濺滿稀泥,不僅褲腿兩側有厚厚一層,鞋底泥更讓我連提腳都感到沉重。有次我怕上學遲到,一路小跑,在一處陡坡摔了個“狗吃屎”,還往前溜了一丈多遠,手掌被磨破了皮,膝蓋磨了兩個洞,痛得直泛眼淚花兒。

      

      當然,這山路也帶給了我歡樂。我上學時中午是沒飯吃的,熬到放學肚子早已餓得咕咕叫。路過樹林時,我就會拼命搜尋有沒有可以充饑的東西。大自然是憐愛山里娃的,那時的我享受過許多現在的孩子連聽都沒聽說過的山珍佳味,比如刺泡兒、八月瓜、土地瓜。還有長在油茶樹上的茶耳,肥肥的微紅或微白的葉片,入口甜絲絲、嫩脆脆。農家地里的黃瓜、紅薯等也是現成的,順手采下一根搓一搓,連皮兒一起吃到肚子里。

      

      故鄉其實也有一條當時被稱為“公路”的路,那是為勘探山中礦產而臨時修建的便道。如果用今天的標準來衡量,它連機耕道都算不上,不但窄得僅能通過一輛手扶式拖拉機,而且路面極不平整,碗口大的石頭橫七豎八地躺在路中央,拖拉機壓上去,顛得上躥下跳,嘴里還不住地“突突突”冒著黑煙,好像隨時要把它那顆“鐵心臟”給吐出來似的。放學回家的我們既累又餓,滿心希望能碰上這個鐵疙瘩,巴不得能被它捎上一程。拖拉機來了,我們悄悄尾隨,趁駕駛員叔叔不注意,雙手吊在貨箱擋板上?,F在想來,其實他是知道的,只是他心疼我們這些讀書郎,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我們輕松幾步。如果遇上陡坎急彎,他就停下車來,把我們趕下車去,那是為我們的安全著想。

      

      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故鄉的山路迎來了脫胎換骨,它像一條長龍盤踞在大山身上,不見首尾,只斷斷續續露出些身子來,然后又隱沒于山谷林間,有時又像變戲法般長出些爪子來,伸進了各家各戶。公路修通了,原先那些沉睡的物產也就值錢了,鄉親們過上了好生活。吃過晚飯,大家不約而同地沿著公路散步,三三兩兩,談天說地,其樂融融。

      

      我由衷地感嘆時代的變遷與偉大。

      

     ?。ㄗ髡邌挝唬好忌绞姓f)


    編輯:潘紅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1313午夜精品理论片无码不卡
  • <menu id="ksc4c"><strong id="ksc4c"></strong></menu>
    <menu id="ksc4c"><tt id="ksc4c"></tt></menu>